欢迎来到海通期货  -    衍生品财富管理专家 本网站支持IPv6

海通证券 客服热线:400-820-9133

反洗钱宣传:塑胶玩具行业空壳公司洗钱手法与特征分析-以浙江警方破获的“220亿元特大地下钱庄案”为例
发布日期:2020-09-24   来源:--

 

反洗钱宣传:塑胶玩具行业空壳公司洗钱手法与特征分析

                                              --以浙江警方破获的"220亿元特大地下钱庄案"为例

 

 

近年来,不法分子利用空壳公司实施的虚开骗税、地下钱庄、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屡见不鲜,严重扰乱了国家的经济金融和社会管理秩序。本文围绕浙江"220亿元特大地下钱庄案",剖析利用塑胶玩具行业空壳公司实施地下钱庄等犯罪活动的手法和特征,从商业银行角度提出洗钱风险防范的对策和建议。

 

一、基本案情

201959日,在公安部经侦局、国家外汇管理局、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浙江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及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的现场指挥下,武义县警方出动110多名警力,在浙江、广东、山东、福建四省同时行动实施收网,共捣毁地下钱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团伙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冻结各类涉案资金账户600多个,冻结涉案资金1.6亿多元。经查,该案件是一起现汇和现钞业务、骗税犯罪相互交织的复合型地下钱庄案件,涉及多个跨省团伙,人员较多、关系复杂。"钱庄"主也从单纯外汇买卖发展为提供报关退税一条龙服务。

 

二、作案过程和手法

(一)   利用区域特色行业打掩护

广东省揭阳市是塑胶类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当地从事塑胶玩具制造、加工出口的企业众多。涉案的124家揭阳塑胶玩具类企业正是利用区域特色经济为掩护,非法向义乌地下钱庄购买外汇,通过中介购买报关数据和增值税专用发票,取得出口退税所必须具备的收汇结汇凭证,达到骗取国家出口退税补贴的条件。

(二)   注册大量空壳公司

非法购汇过亿元的涉案企业全部为空壳公司,实际并没有厂房、生产车间或生产机器,"经营地点"甚至是村口20平方米的小卖店或是当地居民家中。如犯罪团伙头目之一的魏某,其名下注册有六七家空壳公司,通过注销旧公司、成立新公司以躲过监管。

(三)   空壳公司向义乌地下钱庄购买巨额外汇

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一些义乌商户为了生意方便在银行开立了离岸账户,用于外汇结算,受利益驱动将外汇卖给地下钱庄犯罪团伙,从中赚取汇率差。而揭阳犯罪团伙为骗取出口退税需要结汇水单,便通过空壳公司以人民币向地下钱庄购买外汇,之后在揭阳进行结汇,如此反复操作,形成"义乌美元→揭阳" "揭阳人民币→义乌"的洗钱链条,两地来往资金达到百亿元规模,地下钱庄从中撮合交易进行牟利。

(四)   骗取国家出口退税补贴

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2019年发布的出口退税政策,塑料、橡胶及其制品出口退税率为13%。涉案揭阳塑胶玩具类企业注册的空壳公司,在没有真实贸易背景下虚构交易,向义乌地下钱庄购买巨额外汇后,通过中介购买报关数据和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塑胶玩具出口名义申报出口退税补贴,骗取国家出口退税补贴金额高达2亿多元。

 

三、可疑特征分析和防范难点

(一)可疑特征分析

一是开户留存注册信息类似或一致,空壳公司特征突出。空壳公司开户留存注册资本金额一致,实缴资金为零,注册地址相近,均设在揭阳空港经济区、榕城区等城乡接合部村民自建楼房或居民家里,有的多家公司甚至设在同一自建楼房上。一人注册多家公司,法人、股东、高管交叉任职,且同一时期在揭阳多家不同银行注册对公账户,均为塑胶玩具行业等领域。

二是账户过渡性质明显,与正常资金往来特征明显不符。开户后首先进行小额测试,然后频繁发生"公转私""私转公"交易,交易对手涉及行业与其注册经营范围明显无关,资金交易没有实际业务背景,资金快进快出,单笔交易金额为整数倍,累计交易量巨大,交易全天不间断。网银交易IPMAC地址一致或重合,疑似被相同人员控制使用。

三是NRAOSA等离岸账户外汇流向明显异常。大量义乌商户NRAOSA等离岸账户外币资金(主要是美元)集中流向揭阳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义乌和揭阳均为外贸出口型地区,这与两地间的实际贸易情况严重不符。

(二)防范难点

一是企业注册和开户政策的便利化增加了银行端客户身份识别压力。目前,企业工商登记程序简化,营业执照网上"自主申报",全程电子化,工商管理部门不再对注册企业信息进行现场或实地核查。取消账户许可后,企业开立银行账户无须人民银行核准,由银行机构自行审核判断,对银行企业账户的风险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是客户故意隐瞒欺骗,尽职调查难度大。此类塑胶玩具类企业空壳公司,开户目的即用于非法资金划转,资金走账更为专业且客户反侦查意识更强,在银行的尽职调查中刻意隐瞒实际控制人、资金用途等真实情况,对银行的尽职调查造成阻碍。

三是跨地区、跨行业、跨机构交易频繁,银行排查受阻。犯罪团伙控制大量工具账户,账户开户行遍布全国各地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银行机构无法获取可疑客户在他行或第三方支付平台开户的交易对手基本信息、交易流水等情况,无法实现资金全链条分析,影响可疑交易分析的准确性和情报价值。

 

四、对策和建议

(一)完善企业开户管理制度和流程

银行机构要认真落实取消企业开户许可后"风险防控力度不减"的监管工作要求,及时修订内控制度相关规定,并融入反洗钱工作流程,完善洗钱风险控制措施,把好开户关。

(二)提升对公账户客户身份识别工作的有效性。

利用多渠道、多方式核实客户身份信息和开户意愿的真实性,对交叉任职以及一人任多家公司法人代表(股东)等情况,要通过电话回访、实地查访等方式强化客户尽职调查力度,必要时拒绝开户。

(三)加强企业账户异常交易监测及报告

银行机构要充分利用广东省企业银行结算账户备案管理系统的企业监测查询功能,强化对账户异常情况的识别、监测和处置;加强与税务部门发票信息的串并比对和资金交易分析,发现涉嫌犯罪线索应及时提交可疑交易报告并采取后续控制措施。

 

 

来源:《中国反洗钱实务》2020.6 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 编,本文作者:陈耿辉